美国议员敦促拆分TikTok,跨境电商面临新挑战

TikTok头条1个月前发布 Alex
3,915 0 0

美国议员敦促拆分TikTok,跨境电商面临新挑战

2024年3月5日,美国众议院的19名议员提交议案,要求字节跳动剥离出售TikTok,否则将要求各大应用商店下架TikTok。

这个议案本身其实没有那么重要

提交议案的议员属于美国众议院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特别委员会(select committee或special committee)是众议院的临时性协调机构,他们和常设委员会(standing committee)最大的区别是特别委员会通常没有法案的审查权。

特别委员会的议员如果要推动立法,还是只能像一般议员一样,经历联署提案、常设委员会审查、众议院审议表决、参议院审议表决、总统签署等繁冗的程序,最终才能生效。

自2023年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成立以来,其提出的议案目前还没有一个按照其提议正式通过成为法律

当然,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不是一事无成。他们的部分观点,比如禁止联邦机构采购中国无人机,就被国防授权法纳入,成为国防授权法的一个条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在国会的影响力虽不容忽视,但也没有到左右立法的程度。

考虑到目前的选举形势,这份要求强制剥离出售TikTok的议案,在2025年1月之前都绝无可能通过

2025年1月之后呢?还真的难说

以TikTok、Temu、和Shein为代表的美国跨境电商业务,自其诞生之初就背负着巨大的合规风险。

第一,国家安全风险。周受资在两次国会听证时被问得最多的问题,看起来是未成年人心理健康、个人隐私保护,其核心的还是这个足以影响美国一亿多用户心智的社交软件,如何能由外国主体来掌控?这个问题是字节跳动无论如何也无法回答的。

2020年8月,特朗普就曾以行政命令的形式要求字节跳动强制出售TikTok,最终因选举临近、中国禁止技术出口、法院禁止令等诸多因素而搁置。2023年3月,拜登政府曾提出类似要求,但不了了之。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短期内没有选举压力的他会如何行动,非常难以预测。

Temu和Shein主要从事传统电商销售业务,尚未引起美国社会广泛的关注。但也有声音提到Temu和Shein可能导致的国家安全风险,并要求关停这两家公司在美国的运营。

第二,关税风险。2016年3月,美国通过立法将寄给美国个人消费者的小商品免税额度从200美元提升至800美元,这项原本由亚马逊推动的立法成为了Temu和Shein等跨境电商平台的助推器。

有观点认为,哪怕这项关税减免政策取消,中国小商品依法缴纳美国关税,仍然可以保有充分的价格优势。这显然是太乐观了

其一,任何国家计缴关税,都是按照货物的市场价值,而不是其标价来计算的。Temu上一顶帽子或许只卖4美元,但美国海关可能按照亚马逊25美元的市场价来计收关税,这样算下来的税款可能比货物的售价还高。

其二,一旦美国政府开始关税征收,除了金钱成本之外,海关查验货物、征缴关税将极大地影响货物送达的效率。

更重要的是,美国政府可能不会仅满足于取消关税减免。特朗普已经放出风声,如果他当选,将对来自中国的货物加征60%的惩罚性关税。

如果特朗普的计划成为现实,有条件的工厂可能会将供应链转移至东南亚或者墨西哥,以规避惩罚性关税。但以中国工厂为基础的卖家如果无法完成迁移,其在美区将可能面临重大挑战。

第三,供应链风险。2024年2月,美国通过两部新的涉疆法律,加上此前的两部,目前美国已有四部涉及新疆的法律。截至2024年3月,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扣留了超过7,058批次的货物,总货值超过26亿美元。其中最主要的是电子产品,排名第二的就是服装鞋袜纺织品等,有1,275批次。

Temu和Shein在美国受到的指责,就包括其销售的服装鞋袜等产品是否违反了涉疆法律。对于绝大部分“白牌”商品来说,中国工厂或中国卖家很难按照美国法律的要求,对产品的供应链进行充分溯源和存证。目前CBP采取扣留措施的货物按比例算还不太高,如果新总统上任,CBP以涉疆法案为名更大规模地采取扣留、处罚等措施,中国卖家的业务将举步维艰。

中国卖家应如何看待美国的政治动向?

目前美国的法律还没有针对跨境电商的中国卖家采取特别严格的准入措施,中国卖家遭遇的各种障碍主要是TikTok平台的自我保护机制

当然,我们能够理解TikTok美区的政策为什么不断地强调美国本土化、不断地要求各类合规证明,甚至有时到了朝令夕改的地步。

一方面,TikTok希望扩大美区的店铺数量、扩展货源、提升销售量。但另一方面,TikTok绝不希望他们扩大的销量是来自中国的跨境小包裹。TikTok希望绑定更多的美国中小商家(特别是有投票权的中小商家)的利益,以便在其遭受政治上的不确定性时获得更多支持。这可能是TIkTok要求只有美国国籍或绿卡的人才能作为主申请人注册美国本土店的根本原因。

我们建议的结构都是实现真正的“本土化”,而不是找美国的”代持工具人”。例如,中国卖家可以作为美国本土店的供应商或服务商,通过向美国本土店供货和提供服务获取利润。美国本土店则是美国发货、美国收款、美国交税。中国卖家可以作为小股东参与美国本土店,通过内部安排保证中国卖家权益的同时,尽可能地满足TikTok平台的合规要求。

我们预估这样的安排可以撑过2024年。但如果2025年换了总统,在巨大的海啸面前,朝哪个方向游泳都是没有意义的

不论是已经入局还是考虑入局的中国卖家,如果有意愿加入TikTok美区,还请一定抓紧时间。赚钱的机会,可能只剩下2024这一年。

来源:敏大的朋友们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