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的危机重重之下,真正的CEO在何方?

TikTok头条1年前 (2023)更新 Alex
6,265 0 0
TikTok风向标

2023年,出海市场战况空前,中国创业者在海外纷纷摩拳擦掌,以期能够把中国的商业模式、创业理念、战略打法输出海外,他们依然坚信“时光机理论”,并希望提前押注20年前的中国。

TikTok的危机还在继续。年前平安夜的前一天,《纽约时报》字节跳动利用TikTok用户数据监控记者一事,引发轩然大波。《金融时报》更把事件上升至政治层面,发文称“这是对我们民主制度的攻击”。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作为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已同意参加在美国国会举行的听证会,时间定于3月23日。根据公告,周将就用户隐私和消费者信息安全保护等问题作证。这场听证会很有可能影响周受资在公司内部的位置。

回溯周受资在字节过往经历,从CFO到临危兼任TikTok的CEO。至今,周在该位置上已经一年有余,这个时间长度,在TikTok过往史上已算不短。

不过,周受资还能否继续留在这个座席上,或许还很难说。

01 在最需要的时刻临危受命

作为字节公司历史上第一位CFO,周受资的空降一度被视为字节上市的重要信号。时至今日,字节引入周受资的目的已经很难判断,字节上市也成为一个一直在路上的传言。

 

时针拨回两年前的三月份,周受资空降加入字节,任CFO一职,引发市场诸多“骚动”。两个月后,周受资兼任TikTokCEO。彼时,距离TikTok上一任CEO离职已经将近一年。

 

有媒体在文中这样写道,“周受资,在字节跳动最需要他的时候,填了上去”。

 

这也使得外界开始有了“TikTok或单独上市”的判断。不过随后不久,周受资卸任字节CFO的位置让外界猜测再次落空,直到高准空降成为字节新一任CFO。

 

就此,零态LT在《字节跳动不想等了》一文中也曾做出分析。新加坡出生长大的周受资大学在伦敦大学就读经济学专业,后在哈佛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毕业后,周受资加入知名风投公司DST。正是在这里,周受资第一次和字节有了交集,促成DST对字节的投资。离开DST以后,操盘小米上市让周受资加冕王冠,受到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关注。翻开受资的过往履历,几乎完全集中于投资管理业务。

 

诚然,TikTok需要一名真正意义上的CEO,但周受资是否是那个最合适的人,或许还有待商榷。

TikTok的危机重重之下,真正的CEO在何方?

《TikTok内幕:张一鸣的巨浪征途》一文中写道:不少员工表示,周受资管理TikTok是一个精心考量的结果,也是全方位“平衡的结果”。这意味着,TikTok“在西方和中国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无独有偶,晚点在报道中也曾经提到,有TikTok内部人士称,周的新加坡身份以及兼具中西方文化的背景,或许有利于 TikTok 在复杂的国际政治环境和监管中生存下来。某种程度上,周受资出任TikTok是字节的一种妥协。在字节管理层看来,周受资的双重背景,或许意味着他能更好地处理TikTok在欧美面临的复杂形势。但从业务层面上,周受资可能并不是那个最合适的人。事实上,作为TikTok CEO,周受资的权责的确曾被外界质疑。根据纽约时报报道,曾有字节前员工透露,在全球低迷的环境中,周受资专注于为TikTok带来财务纪律。

 

随着其将更多业务转向新加坡,周受资不断收紧预算,包括关闭营销实验、北美裁员等。但有关TikTok的业务决策:包括强化TikTok直播和购物功能等举措,并不向周受资汇报,而是向字节北京办公室汇报。

 

这也表明,周受资作为TikTok的CEO,权责十分有限,其扮演的更像是TikTok的CFO角色。

 

这也就很难说字节跳动拥有真正意义上的CEO。

02 出海沉浮TikTok危机加剧

TikTok出海,尤其在美国的发展始终受限且充满风险。早在2019年,美国共和党议员就曾要求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TikTok收购Musical.ly进行调查,理由是此笔交易可能“威胁国土安全”。为此,字节聘请了大量游说者与美国国会以及立法人员沟通,TikTok在美国还聘用了众多海外高管和美国政府背景的人组建内部团队。这场危机让TikTok意识到,游说团队在美国的重要性。2019年,TikTok花在游说上的钱仅仅只有27万美元。但在2020年,TikTok的游说费用增加了10倍,2021年达到了520万美元,去年更是超过了550万美元。

与此同时,TikTok对内审团队开始严格把控,但这却意外酿成TikTok当下的困境。2020年3月,TikTok停止了中国的海外内容审核团队,并将其移至海外;6月,禁止中国内部人员的海外访问权限;数据存储方面,TioTok也与国内进行了剥离,与Google达成超8亿美元的云服务协议。

TikTok的危机重重之下,真正的CEO在何方?

TikTok的一系列举措取得的效果是明显的,拜登上台后不久,便把此前针对TikTok一系列措施撤销了,美国国会内部关于禁止TikTok的讨论不再是一边倒除之而后快。但这不表示TikTok可以任意妄为,其面临的风险仍然难以预知。纽约时报在报道中指出,特朗普卸任以后,TikTok的争议热度有所消退,但私下里,立法者和政府官员对拜登政府感到失望,认为其在监管TikTok方面缺乏进展。而当下的这场危机,无疑是TikTok给美国方面递上一个“把柄”。原本就处在风波中的TikTok正遭遇着自2020年以来最严重的危机。2022年12月23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引发关注。报道称,字节的一项内部调查发现,该公司员工以不当方式获取了美国TikTok用户数据,其中包括两名记者。这一消息很快在圈内蔓延流传开来。字节必然也深知这一负面消息的危害,直到两天后,相关报道才在国内引发广泛关注。字节内部用“解雇4名内审人员”回应了上述消息,算是坐实了纽约时报的消息。周受资在内部邮件中表达了失望之情,并强调公司非常重视数据安全。

 

但这场危机尚未终止,周受资在一个月后的听证会上如何作出回应,必将是媒体关注的焦点。

03 TikTok没有真正意义上的CEO

2020年,危机中的TikTok请来凯文·梅耶尔担任TikTok的CEO,但梅耶尔仅仅在这一职位停留三个月。直到2021年5月,周受资接任成为TikTok CEO。如前文所述,周受资虽然在名义上成为TikTok的CEO,但在职责上可能并没有那么大的权限。但话虽如此,在TikTok遭遇危机以后,作为CEO,周受资必然被推向前台,这或许也是周受资作为TikTokCEO最重要的作用之一。作为字节跳动当下最有价值的产品,TikTok比抖音有着更远大的目标。在抖音用户触顶以后,TikTok的增长是字节最重要的事情,而周受资似乎很难担当如此重任。据36氪最新报道,抖音副总裁支颖已经转岗至TikTok,将负责TikTok的产品、内容生态等业务,向TikTok产品、技术负责人朱文佳汇报。

支颖并不是第一个从国内产品转向TikTok的管理层,现在的汇报对象朱文佳在2021年2月从今日头条转至TikTok,担任TikTok产品技术负责人。种种迹象表明,TikTok将是字节2023年发展的重点业务,其重要程度甚至高过抖音。

 

2022年12月,原今日头条负责人陈熙就已经转岗至TikTok电商。据《晚点Latepost》报道,抖音总负责人韩尚佑也曾被字节高层提名担任 TikTok 其中一项业务负责人。此外,字节商业化产品原负责人周盛,将只负责TikTok的商业化产品与穿山甲业务。

TikTok的危机重重之下,真正的CEO在何方?

短短三个月间,字节已经从国内调集数位产品技术骨干成员转向TikTok。在抖音用户、电商等各项业务趋于触顶以后,TikTok正成为字节当下最重要的业务,容不得犯丝毫差错,尤其是在政策风险方面,而这恰恰可能也是周受资最重要的职责所在。作为TikTok明面上的CEO,周受资最重要的职责可能并不是做好产品,而是周旋中西方间,做好TikTok的“保卫”工作。但从当下TikTok面临的危机来看,周受资做的似乎并不尽如人意。如果周受资在3月份出席听证会议,那么,他在这场会议上的表现对TikTok以及他本人都将至关重要。对于TikTok来说,这关系到字节能否处理好当下得“内审危机”;而对周受资来说,这或许也是当初任命他为TikTok CEO最重要目的。从这个角度来看,过去三年间,TikTok可能始终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CEO,但眼下的周受资仍需要做好属于他的“分内之事”。根据美国国会听证会公告,此次听证会主题包括TikTok对用户隐私、消费者信息安全的保护措施、平台内容对未成年人的影响以及陈述TikTok与中国官方的关系等。周受资系自愿参与此次听证会,且将是听证会上唯一一位发言者,同时这也是TikTok CEO首次出现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TikTok再次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周受资将会交出怎样的答卷?一个月后,答案将揭晓。文 | 零态LT,作者 | 高心驰,编辑 | 胡展嘉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